北京昌平农家女实用技能培训学校

民国大先生中的两位女“先生”,你知道吗?

发表时间:2020-08-28 11:55
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833.jpg


“古者称师曰先生。”   先生,一个称谓,一种修为,一份崇敬,一种精神。但在世人的评判标准里,并非所有的教师,都配称“先生”。一百多年来,国民意志之接力及薪火相传,有赖先生。


那时的先生们,不擅评职称,
更擅长个性教学法;
有知识,更有情趣;
有性格,更讲人格和品格;
教学相长,更倾力爱护学生;
不独守三尺讲台,
更在广阔的社会舞台上展示大国民风范;
学贯中西,更想回中国致用;
热心时政,更能为国家担当。

先生们学贯中西,不仅有深厚的国学根基,又对西方的民主科学感同身受;他们生于乱世,颠沛流离于战火,却不求苟全性命、不求闻达,为国传承与担当;像庇护小鸡的母鸡般,以弱身御强世;对学生后辈教之导之帮之扶之惜之爱之,毫不吝啬提供经世学问之坐标以及人格营养,示范风骨与风度,为后辈的成长和民族的兴盛赢得时间、空间。他们既清贫又富有,不仅有激情,还有理性;他们不断张扬民主、科学,并点滴努力推动着国家的进步。


蔡元培、胡适、马相伯、张伯苓、梅贻琦、竺可桢、陶行知、梁漱溟、陈寅恪,他们开风气之先,不坠青云之志。他们的人格风骨、思想情怀、学术风范、学问自由,莫不是时代的榜样。

蔡元培:学术自由,兼容并包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842.jpg

蔡先生早年参加反清朝帝制的斗争,民国初年主持制定了近代中国第一个法令——《大学令》。任北大校长时,开“学术”与“自由”之风,所提倡的“兼容并包”、延揽人才的教育体系,奠定了中国大学的根基。在他看来,大学需要多元的思想碰撞,无论是革命派的陈独秀,还是留辫子的辜鸿铭,只要有专长都能到他的大学里教书。他曾想用美育来代替宗教,他还能“大学者编小课本”。

胡适:儒雅之河,静水流深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845.jpg

胡先生兴趣广泛,著述丰富,对文学、哲学、史学、考据学、教育学、伦理学、红学等都颇有研究。他曾写信:“我是一个爱自由的人,我最怕的是一个猜疑、冷酷、不容忍的社会。”先生坚持使用白话文和白话诗,无论遭多少人骂,他照样去做。他用理性的、温和的方式开出一条天地相通的大道。

马相伯:倾囊复旦,助力东方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847.jpg

马先生对复旦情深意重,晚年还募款十万元助复旦购得固定校址。在他百岁时,上海时尚杂志《良友》登出他的肖像,许多政界名人同声道贺,而他给上海复旦同学会的亲笔信中则写“国无宁日,民不聊生,老朽何为,流离异域。正愧无德无功,每嫌多寿多辱。”他梦里不知身是客,喊着杀敌,客死异乡。马先生的百年人生与中国的百年屈辱抗争平行,他倾囊于一个复旦,抬升着东方的希望。

张伯苓:一户南开,教育救国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850.jpg

张先生影像憨态可掬,却是行走江湖的侠士,一生只做南开一件事。从哥伦比亚大学研究教育回国,即筹办南开大学,又创南开女子中学,后办实验小学,在抗战前即形成了从小学、中学到大学的完整体系,他先后担任校长40余年,培养英才无数。在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里,先生历尽艰辛,却矢志不渝,把教育救国视为一生追求。

梅贻琦:八年寒梅,一生风骨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852.jpg

梅先生瘦得风骨,默得儒雅,至今回望西南联大的旗帜犹显妖娆。赴美后,他一直紧攥着“庚子赔款”的钱袋子,甘于自我拮据。实际上,即便当年执掌西南联大,梅太太为了补贴家用也要做饼去卖。1955年,梅贻琦到台湾新竹筹措清华大学,台湾当局催着要快要大,但他坚持先从研究所一步步办起,许多年后,印证了先生是对的。

竺可桢:风云难测,守拙气象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854.jpg

竺先生是气象学者,1936年危难之际担任浙江大学校长是一次意外拐弯,却拐出一片别样的风景。他身材瘦削、举止优雅,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,貌似苦行僧,眼镜后面的光泽“温厚光辉”。他谨言慎行,却终究无法挽回当过远征军的儿子死于非命,他能预测天上的风云却弄不懂天下的政治风云。

宋庆龄:渴求知识,坚强不屈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856.jpg


宋庆龄一生酷爱读书。书,书,到处是书,证明了宋庆龄对知识的渴求。无论是参观孙中山与宋庆龄在上海共同生活的故居,还是孙中山逝世后宋庆龄个人在北京和上海的故居,人们都会惊奇得看到这一事实。他们的藏书可以看出他们的现代化以及他们广泛的兴趣。

她青年时代追随孙中山,献身革命,在近七十年的革命生涯中,坚强不屈,矢志不移,英勇奋斗,始终坚定地和中国人民、中国共产党站在一起,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,为妇女儿童的卫生保健和文化教育福利事业,为祖国统一以及保卫世界和平、促进人类的进步事业而殚精竭力,鞠躬尽瘁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受到中国人民、海外华人华侨的景仰和爱戴,也赢得国际友人的赞誉和热爱,并享有崇高的威望。

陶行知:知行造字,大地知晓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858.jpg

陶先生做事就是4个字:身体力行。他不畏官、不怕穷、不惧难,他喜欢孩子、喜欢顺口溜、喜欢学校,他知道学校能消灭监狱,知识能抗衡独裁,行动能打破专制。而他还能用知和行造字,再把这个字身体力行地用到自己身上。

梁漱溟:人生辩论,诤言高远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900.jpg

100年前的北平,4位志趣相投的少年,把盏理想后立意:以后不互称大哥二哥,各以短处总结一字相呼,以资警惕。梁姓同学得名“傲”,演绎了独具风格的一生。梁先生很早就做乡村建设实验,发动农民成立自己的组织,争取自身的利益,倡导“伦理本分,职业分途”,融汇西方现代社会和中国文化的优点。

陈寅恪:暗夜秉烛,自由为上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903.jpg

陈先生治学如暗夜秉烛,喧嚣白昼之后的盲者,午夜抚史,端坐旧藤椅,目光如炬,洞彻史实和现实。好友王国维自杀时,陈寅恪仿佛也死过一回,但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一直活下来。他以德式研究的缜密穷究东方文化的博大深远,纸中夹着百万雄兵。



在波澜壮阔的民国文化、烽火连天的抗战守拙和大江大海的南渡北归中,他们宛如一座座顽强的灯塔,各自照亮一方山河。

然而在同一时期,却有一位可以真正称得上是女先生的作家、学者,她便是提出“有了爱就有了一切”的冰心先生。


冰心:爱在左,同情在右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905.jpg


冰心是「五四」以来我国最著名的作家之一,在她长达七十多年的文学创作生涯中,笔耕不辍,饱含对祖国、人民无限的深情,创作了许多清新、隽永、真切、深邃的优秀文学作品,为我国乃至世界文学的发展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
在国家、民族漫长的至暗时刻中,她也曾经孤独、失落过。她曾写到:「爱在左,同情在右,走在生命的两旁,随时撒种,随时开花,将这一径长途,点缀得香花弥漫,使穿枝拂叶的行人,踏着荆棘,不觉得痛苦,有泪可落,却不是悲凉。」

 

这便是冰心老人爱的哲学。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908.jpg


在冰心的作品中,这种爱不是单一的男女之爱,而是含有博大的内容:有爱父亲、母亲、孩子、家人、家乡、祖国、人民、民族、花、草、天空、大自然,爱人间一切美好和善良的东西。


这种爱的精神,几乎贯穿了冰心的一生,贯穿于她全部的创作之中。


微信图片_20200828115910.jpg


作为文学家,冰心晚年做了大量的慈善工作。她关注现实生活,关注民族和国家的命运,崇尚真理和进步的追求。


社会审美在每个时代都是不同的,但一定有一个时代是崇尚人格的。冰心老人的作品可以供一代又一代的青年去阅读,像浪花一般陪伴他们长大,再以同样的温柔对待下一个满怀希望的青年。



资料来源:墨语者 《民国十大先生》


联系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大东流村 联系电话:010-61711484 联系邮箱:3095674911@qq.com          联系QQ:3095674911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回到顶部